忍者ブログ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108]  [107]  [106]  [105]  [10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哀歌elegy  1   2   3   4   5

拍手






任務的內容很簡單。

作為出國訪問要人的護衛。

簡直就像是逃走一樣進行外出任務的我,和鹿丸一起守衛這名大叔。

……雖然一臉很不高興的表情。

不過既然是任務也沒有辦法。

不過。

雖說是發出了護衛的邀請,不管怎麼看這裡都太無防備了,就連被保護的要人本人也毫無危機感和緊張感。

但是,要說是出於完全信賴我們,好像看上去也不太像。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任務。」

我看一眼啐了一口的鹿丸問道。

「這樣子警戒太少了。這個樣子,就算是打算向別國表示友好,不過也未免太過於無防備了。」

「……唔,果然是這樣。」

看來鹿丸也是這麼想的。

我將視線轉移回大叔身上。

那張依舊沒有緊張感的面孔,突然深嘆一口氣。我心中一驚,抬頭向上瞄。

看著一邊想著難道要被責怪了一邊捂住嘴的我,大叔微微眯起眼睛。



————————————露出嘲諷的笑。






                        哀elegy歌 3





身體的深處開始騷動起來。

警告。



要當心。



有什麽東西在低聲呢喃。

「鳴門?怎麼了。」

被鹿丸的聲音嚇了一跳,我猛然回頭看向他。鹿丸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看樣子鹿丸那裡是死角,他並沒有看到大叔的表情。

「沒、沒什麼。」

我勉強笑了笑,他不由地露出一副安下心的表情,「是嗎?」

我微微點頭,目光從鹿丸身上避開。

一次次感受到鹿丸看向這邊的視線,卻一直裝作沒有察覺到。



那之後,一路上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1周之後我們到達了目的地。

出迎的國家首領的態度果然很友好,也對我們一陣寒暄。

對此曖昧地回以笑容,直到會談結束之前我們都需要在待在房間里,大叔們的身影消失在沉重的門前。

「既然那邊還有別的警備,那我們就先休息吧。」

「說的也是。」

暫時無事可做的我們,打開了為我們準備的房門。

「————————哎……?」

鹿丸睜大眼睛,聲音不禁漏出口。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不禁半張著嘴呆然地環視屋內。

「什麽啊,這個房間。太豪華了。」

長絨的地毯一直延伸到牆角,一邊踩著,鹿丸一邊發出好像有些感覺不是很好的感歎。

不管怎麼想,就安置雇傭來的護衛忍者來說,都過於豪華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們搞錯房間了么?」

「不。的確是這裡。」

鹿丸從走廊下巡視了一周,蹙眉搖了搖頭。

依舊站在房間入口的兩人,一時間呆然地望向房間,緩緩開口。

「……總覺得啊」

「感覺真不舒服。」

「唔……」

平時從未被如此多的高級物品包圍著,總覺得沒有讓人輕鬆下來的空間。

即使如此,總而言之先休息比較好。心裡這樣想著,最後還是走到房間中間的床上坐下來。

被子軟綿綿的,床單滑滑的。抬頭向上看,是裝潢細緻的天花板。

哪裡的國王的房間么?

這東西應該是——床沒錯吧,卻寬得不像樣。我們把裝備就這樣直接橫放下來。

「哇,好厲害。沉下去了!」

「房間的裝潢就不說了,連這張床都這麼好。」

「同感。」

喉中發出一陣輕笑,軟軟的床看著應該睡起來很舒服。



「————————你啊,是不是發生了什麽?」

仰面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盯著天花板上模模糊糊的壁畫,鹿丸如自言自語一般說道。

還是一樣,對這種東西如此敏銳。

在看人方面。

就好像只要目光相對就算什麽都不說也會被讀懂一樣,我不敢看向鹿丸就這樣回答道。

「沒什麼?什麽都沒有啦。什麽啊,鹿丸。真是瞎擔心。」

一邊笑著一邊說,突然視線中鹿丸的樣子閃現進來。

「哇!嚇我一跳。到底怎麼了?」

俯身盯著我的那雙眼睛意外地認真,我不禁避開那目光。

「卡卡西老師問過我了。」

被突然冒出的名字所動搖,不經意間眼光望向鹿丸。

「————————爲什麽……?」

勉強把顫抖的聲音抑制到平常的樣子,鹿丸微微蹙眉回答道。

「『鳴門是個怎樣的人?』————————這種事情,明明那個人比我更清楚。」

明明想要告訴他『沒什麼』,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至少逃離開這視線的時候,我依然在無意識地抽動著喉嚨。用責怪的眼神看著我,鹿丸捧住我的臉強制讓我向他。

「……不要露出那樣的表情。」

突然出現在視線中的鹿丸的表情,讓我感到驚訝。

不同於剛才的吃驚,總覺得,就好像是在忍耐什麽痛苦一般。

……與之前綱手婆婆那樣,相似的表情。

我就這樣繼續沉默著,鹿丸用比平時更加低沉的聲音繼續說。

「從天地橋回來,對我說下面交給我的時候,你帶著這樣的表情。————那副已經死心了、覺得一切都是徒勞的一樣,那表情。」

不對。

那個時候,只是在惱怒自己的軟弱而已。死心、徒勞什麽的,從來都沒有想過。

「那是……」

「我所看到的就是那樣的。」

鹿丸打斷了我的反駁。

依舊皺著眉。

「……爲什麽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和卡卡西老師發生過什麽么?爲什麽……什麽都不說呢?」

仿佛是在吐露著什麽非常苦澀的東西一樣,從口中擠出低沉的聲音。我不禁睜大眼睛。

「鹿丸……?」

「我不想看到……你那消沉的樣子。」

無法逃避。

鹿丸的、黑色的眼眸。

抬起手,掩住我的眼睛。

「鳴門。」

如同在抵抗那責備一樣,我咬緊嘴唇。

「鳴——————………」

「說我是個麻煩的人!」

簡直像是要打斷他一樣吐出這樣的話。

「……什麽?」

對著驚訝地反問我的鹿丸,我一邊忍耐著不要哭出來一邊從喉嚨中擠出回覆。

「卡卡西老師他、在之前的任務里受傷了。很嚴重的傷。然後、醒來之後、……就只忘掉了我一個人的事情。真是薄情的上司吶!」

明明應該是用平常的口吻,卻沒有辦法阻止聲音的崩潰。

『不要哭!』這樣在腦海裡說著,一邊緊緊地咬牙,耳朵深處,傳來咯咯作響的聲音。

「不要憋著……全部說出來。」

平靜而溫柔的聲音傳入耳中,齒間的力度慢慢緩和下來。掩住我的雙眼的手如此炙熱,眼眶中有種溫潤的感覺。

「……對現在的老師而言,我只不過是九尾的容器。他醒來以後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是誰』、這樣。什麽都說不出來。因為……那雙眼睛、看上去是認真的。」

想起來了,那個瞬間的眼神。

那雙看著陌生人的眼睛。

認真地

  誰

    這樣問著。

「一開始就被說是九尾的容器、麻煩的人的話……已經、沒辦法再待在他的身邊了啊。」

「鳴門……」

本想要阻止的眼淚,終於還是溢了出來。

明明參加任務之前就已經哭了那麼多。

爲什麽眼淚還沒有流盡呢。

如果眼淚能夠流盡的話,哭泣就能停下來了吧。

「但是,也沒辦法那麼輕易放手,後來還是藉口探病去看他。還是會有些期待,想著『今天他會不會想起我』。」

聲音大概因為哭泣而變得沙啞不堪。

但是,話題一旦打開卻沒有辦法停止,話語隨著回憶一併湧出來。

「那雙對我的事情一無所知的眼睛、那雙只看到九尾的眼睛,就算只是一瞬間看到也會覺得痛苦得要哭出來。但是還是希望他能夠抱緊我,每天、每天!明明知道一切都是白費的,即使如此……」

鼻腔深深地吸氣,我沉默下來。鹿丸像是在催促一樣追問我。

「……即使如此,還是想要待在他的身邊。所以失去探病這個藉口后,明明已經不能、再去見他了。我真的、真是個……大笨蛋……無可救藥的大笨蛋!!」

「……即使如此,還是喜歡著他吧。一直。」

安靜的房間里,響起鹿丸的聲音。很近的距離。

喜歡。

嗚咽聲不禁漏了出來。

「……喜歡……。雖然不知道爲什麽,但是果然還是喜歡……!!」

「啊啊。」

鹿丸只是微微點頭。

輕覆在眼睛上的手,慢慢地放下來。

尚有些模糊的視線中映入的,是鹿丸溫和的面孔。耳中傳來平靜的聲音。

「……有我在這裡。」

我沒有說話,只是回望著他。就這樣,一下子被抱在懷裡。

「哎、等下……鹿丸??」

突然被抱住嚇了一跳,被禁錮住的肩膀就這樣被緊抱住,耳邊響起鹿丸像是從口中擠出來的話語。

「我就不行么?」

「……哎……」

「代替卡卡西老師什麽的,我知道這沒法想像。……但是,如果是我的話,不會讓你哭成這個樣子的。」

一邊說著一邊稍微直起身子的鹿丸,近距離看著我的眼睛。

被鹿丸嚇了一跳,我止住淚水,只是呆然地回望著他。

似乎有些焦急,鹿丸終於開口。

「……說點什麽?」

聲音中似乎帶著些許不滿,我終於注意到鹿丸在害羞。

「哈!……鹿丸。這笑話真好笑。」

喉嚨中發出笑聲,眼前的鹿丸露出溫柔的笑。

我不禁收起笑容。

「終於、笑了啊。——————另外,那個不是笑話喲。」

鹿丸看著睜大眼睛的我笑著調侃「眼睛睜得真大啊,喂」,一邊刮我的鼻子。

「你、你在做什麽啊!」

「笑出來就好了。你不是獨自一人,不要害怕。」

他伸手輕撫著我的頭髮,我只能抬起頭看著他。

不是獨自一人。

啊啊,爲什麽呢。

爲什麽我會選擇卡卡西老師呢。

爲什麽會這麼喜歡他呢。

如果是喜歡上鹿丸的話,一定就不一樣了吧。

原本已經止住的眼淚,再次湧了上來。

「……謝謝你,鹿丸。————對不起。」

鹿丸輕歎一聲聳了下眉毛,胡亂地揉了揉頭髮。

「謝啦。沒關係的。只不過是試著說出來而已,別在意。」

別哭了。簡直就跟是我把你弄哭了一樣。

鹿丸這樣小聲抱怨著,我轉泣為笑。

「明明就是鹿丸的錯嘛。」

「你說什麽,這傢伙!」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癢!」

鹿丸俯身撓我的肚子,我快要岔氣一般放肆地笑著。



久違的,發自心底的笑。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我被敲門的聲音吵醒。

屋子里很暗,突然發現早就已經過了會談結束的時間,我猛然坐起來。

「唔哇!糟糕!」

似乎試探地停了一陣子,敲門聲再度響起。。。我慌慌忙忙從床上趴下來打開房門。

「————————來了。」

「啊,剛好。渦卷鳴門先生,我家主人叫你。」

「只有我?」

「是的。」

爲什麽?

我搖了搖還沒醒來的鹿丸的肩膀。

好奇怪。

明明連我都已經發覺了,鹿丸卻還在睡。



要當心。



警鐘在腦海中響起。

「快點兒。」

就像是聽到這聲音想要隱藏住它一樣,面前的男人焦急地催促道。

禁錮住還在迷茫的我的手,力量出乎意料的大。

「等下……」

「快點兒。」

男人手上的力度異常的強,被摑住手腕咯咯作響。

搞什麽啊,這傢伙。

簡直是不能容忍一切叛逆一樣,擺出威脅的架勢大步走著。

「放開!聽到沒有!喂!」

完全沒有理會我的反抗的男人就這樣拽著我,走向原本應該在進行會談的房間。

「請。」

轉過頭來回望我的男人的眼神,令我背後一陣寒意。

毫無感情的目光。

「到底怎麼了……」

「主人在等你。」

推了一把還在追問的我,男人架著我,從半開的門中把我塞了進去。

「哇啊……!」

背後突然被人推了一把,我蹦了兩下進入房間,終於站穩腳。窗邊站著的大叔笑著歡迎我。

「啊,終於來了。真是讓人久等了。」

抬起頭望過去,看到了和大叔進行會談的這個國家的首腦。

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只是呆然地站著。

「哎、那個……?」

全身感到脫力。

視線開始扭曲。

不對。

開始扭曲的,是周圍的東西。

「什……!?」

然後,本應該在那裡的,寬敞的會議桌、椅子。

還有一切全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毫無一物的空曠的房間。



「歡迎你,渦卷鳴門。……應該說是,九尾妖狐。」

聽到這句話我倒吸一口冷氣。腳下突然開始發光。

「!?」

來不及躲閃,地板突然劃出發光的圓形術陣。

刺眼的圓陣中向上衝出光的牆壁。

「什……你們要幹什麼……!?」

說話的同時,突然有股壓力從天而降,在圓陣的範圍內撞擊下來。

「唔…………!」

就這樣被抑制在地板上,抬頭探視兩個大叔的時候,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斜戴獸面面具的男人。

「這個是專門用來捕縛怪物的特殊結界。……怎麼,動不了了么?」

字句中好像帶著笑意的戴面具的男人,慢慢靠近過來。

「爲、什麽……」

聲音好像是從嘴裡擠出來一樣。男人嘆一口氣笑出來。

「爲什麽?當然是因為你是九尾吧?」

耳邊傳來男人利落的、拔刀聲。

「馬上就結束。——————反正也沒法抵抗,放棄吧。」

男人用冷漠的聲音,對著被沉重的壓力抑制住的我說道。



「那麼,九尾。」


連同嗤笑聲一起。



刀鋒  筆直地落下來——————————————————












第3話。因為鹿丸很容易調動起來所以很喜歡他。
雖然不知道爲什麽,但是無論如何都喜歡那個人。
這樣的感情。
(2008.1.9 up  響 倫)



                                                                                                                                                   >>>next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主站
勘弁してくれっ!
09月 << 10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11月
shikaobing Wrote All Articles. /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
/ WRITE / RES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 / JScript borrows Customize in Ninja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