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108]  [107]  [10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哀歌elegy  1   2   3   4   5

拍手







面前,刀鋒突然停下來了。

「……!!……為、爲什麽……!?」

男人睜大眼睛向前方望去。



「沒事吧,鳴門!?」



我抵抗著重力順著聲音的方向向入口望去。

鹿丸臉上罕見地帶著焦急的表情站在那裡。

「鹿、丸……」

「現在就去救你!」

對著鬆了一口氣的鹿丸,我努力點頭。







                    哀 elegy 歌  4






「唔、原來如此……奈良家的……」

被鹿丸束縛住行動的男人咬著牙念道。

「解開那個術。」

「哼,那是不可能的吧。那個已經完成了,怎麼可能還能解開。」

嘲笑一般的聲音。

鹿丸不禁咂舌。

「——————鹿丸,把他從陣里拉出來。」

聽到那個聲音。

我屏住了呼吸。這並非因為圓陣的壓力。

並沒有在意那些,鹿丸解開影子模仿術,拉住我的手把我從圓陣中拽了出來。

「……哈!」

從強壓中逃離出來,我反射性地深吸一口氣,開始嘗試調整呼吸。

「哈、啊……」

「能跑么,鳴門?我們要從這裡逃出去囖。」

一邊點頭,一邊側肩回頭望去。的確,看到了月亮下反射出來的一抹銀色。







那個男的使用的術,好像除了捕縛之外還有別的作用。身體被麻痹感支配,無法自由活動。鹿丸用肩膀架起我。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就計劃好的么,這個任務……這也不是什麽委託人,全部都是幻術。」

如果不是五代目火影命令卡卡西老師帶領別動隊過來的話,真的就危險了。

鹿丸皺起眉這樣說著。

啊啊,果然是這樣么。

『指名要你來執行的時候也有股危險的味道。』

腦海中想起了綱手婆婆的話。

而後。

「……就算是九尾,讓一個下忍來解決的,也實在太費勁了。」

鹿丸向這邊瞟了一眼。

「而且,九尾對他們來說是個威脅吧。」

我垂下眼睛俯下身。

「……是、這樣呢。」

「啊、不是……抱歉……」

鹿丸像是受到懲罰一樣向我道歉,我慌忙抬起頭。

「爲什麽要道歉啊?」

「因為……」

「別在意。」

我對著還在蹙眉的鹿丸微笑著,目光看向前方。

木葉的阿吽大門近在眼前。







踏進門裡,我們停下腳步。我從鹿丸的肩膀上收回手臂。

「……沒關係么?」

我對著面帶擔心神色向著這邊窺探的鹿丸點點頭,抬起嘴角露出笑容。

但是,鹿丸立刻微微皺起眉。

「不要太勉强了。笨蛋。」

「笨蛋是什麽意思啊!」

「因為你是笨蛋所以說你笨蛋啊。」

身體的麻痹感依然還在,我一邊吐槽一邊讓鹿丸支撐住我。

稍稍俯身,歎了口氣。

「……我啊,要是能喜歡上鹿丸就好了。」

「鳴門……?」

臉上掛上苦笑,我嘗試著換上了開玩笑的口吻。

「因為啊,如果那樣的話,就不用再想這麼多多餘的事情了嘛!」

啊哈哈!這樣笑我的鹿丸,伸手彈了一下我的額頭。

「好疼!你在干什麽啊!」

「笨——蛋。」

「又說我是笨蛋!!」

「感情真好呢,你們倆。」

突然想起的聲音,讓我不禁啞然。

鹿丸看向我的身後,表情皺了起來。

與其說是表情皺起來,倒不如說更接近於僵硬。

對我而言。

雖說並非不能辦到,卻怎樣也無法回頭看過去。

「卡卡西老師,非常感謝你。辛苦了。」

「啊,鹿丸你也是。——————順便,這傢伙,稍微借我一下。」

「哎?那個、但是…………」

「報告就拜託你了。」

鹿丸瞄了一眼我這邊,剛要開口,我卻已經被卡卡西老師拉住胳膊跑了出去。

我回頭望向鹿丸一邊笑著一邊擺手,「報告,拜託你了!」





被老師硬扯著,勉勉強強走到的地方,是我的家。

雙手被束縛著,無法掙開。

進到房間里,一脫掉鞋子,我就被放倒在床上。

終於得到解放的手腕上,還留著老師的指痕。

我支起上半身,卻不去看老師的臉,就這樣抗議著。

「你在、幹什麼啊!」

「……跟剛才和鹿丸說的話,真是大不相同啊。」

低沉的,聲音。

爲什麽要生氣呢?

「你啊,無論誰都沒關係是吧?」

「……哈……?」

我不禁抬起頭看向老師。

而後,身體完全無法動彈了。

寫輪眼。

平時本應該閉上的左眼。

直直地看著我。



隨後,我的身體脫離了我的支配。








不能自由活動的身體,只是淩亂地接受著老師帶來的快感。

無法逃離的,狂亂的燥熱。

連手指都沒有辦法動彈,我只能這樣喘著粗氣。

「跟鹿丸氣氛不錯嘛。也是像引誘我那樣引誘他的么?」

不是的。心裡明明想這樣說,卻只能狼狽而慌亂地搖動著身體,本來就無法成音的話語,結果變成了毫無意味的聲調漏出口。

「喂,說點兒什麽?」

讓我沒法說話的,到底是誰啊!

結果話語最後只能被無法成聲的虛弱的呻吟聲所取代,迴蕩在房間里。

「如果跟誰都可以的話,那就讓我來吧。——————雖然你好像沒這個打算。」

從背後覆上來的人,在耳邊低聲這樣說著。

已經隨便了,心中這樣想著,嗤笑出來。

「……什麽,還在笑么?真是綽綽有餘啊,你?」

不愉快的聲音這樣說著,突然加快速度。

蓋過從喉嚨中洩露出來的聲音,喘息一樣的聲音在空氣中發出悲鳴。這次確實發出了清晰的聲音。



老師。



爲什麽會生氣呢?

到底看什麽東西不順心了呢?

我做了什麽么?

如果看不過去的話

「……好、疼……」

「什麽?」

耳邊撩起我斷斷續續的呢語,老師突然停下動作。

我拼命地喘著氣,終於能夠說出話來。

「……感覺不爽的話,不要管我就好了啊!」

沒有看著老師的臉,也不知道他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但是,總覺得,不愉快的感覺越發嚴重起來。

「最開始,是你引誘我吧?」

帶著與平常一樣的口吻。

重開的行動封住了我的反駁,而我則毫不抵抗地把自己的身體完全交給了他。







究竟過了多久我也不知道。

回過神來的時候,房間里只剩下我一個人。

窗外還是黑的。

試著動一下手指,雖然還是使不上勁,但是至少已經能夠按照我想的活動了。

我拉住床單坐起身來,抱膝蜷縮在床的角落里。

眼睛窺向床邊,外面的天空開始漸漸泛白,才知道黎明將至。

抱起感覺依然沉重的身體,無意間看到顏色開始逐漸沉積分出層次的天空,不知為何,哭了起來。

本打算當做是最後一次的。

本打算那次之後就離開的。

但是,一旦碰觸到老師,卻又不自覺地流露出來。

無法動彈是因為寫輪眼的緣故。



如此淺薄的想法。



『最開始,是你引誘我吧?』

最根溯源。

開始引誘他的人是我。

這點無法否定。

但是,老師。

即使如此。

沒有感情的話,果然還是很痛苦啊。





「……、……唔……、……!」

連受傷的資格都沒有了。

即使、沒有了。

被喜歡的人這樣說還是很痛苦。

被那樣說著,但是,觸摸的掌心中,卻仍有異常的熱度湧上來。

「……唏、唔……、唔……」

啊啊,果然。

爲什麽會如此喜歡他呢。

因為喜歡著,所以才會感到痛苦……感到心痛。



「——————————你、爲什麽哭?」



「!?」

被突然響起的話語嚇了一跳,我抬起頭向聲音的來源看去。

靠著屋子門口的老師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我倒吸一口氣,嗚咽聲被咽了下去。

抱起雙臂靠在柱子上的老師微微蹙眉。我仍在愣愣地望著他。

不是回去了么……?

爲什麽,還在這裡?

好像並沒有注意到我的想法,老師張開薄唇。

「簡直就像是被我強暴了一樣么?」

真讓人驚訝。



對這個人來說。

原來是這樣理解的么?

我咬了咬牙,而後壓低了聲音。

「……連寫輪眼都用了,還真敢說呢。」

「從中間開始就已經停止了吧?」

「被做了那樣的事,怎麼可能還能動。」

唇角輕哂,這樣回覆道。

抱著膝蓋抓緊床單的手微微顫動,拼命地攥起來。

「你不還是很高興么?……挺享受的吧?」

揶揄的口吻。

眯起眼睛,撩起薄唇露出笑容。

暗色的眼睛中浮現出的,依舊是冷漠的光。

爲什麽。

「……爲什麽、不能放過我!」

忍耐著馬上要湧出的眼淚,自己也發現了自己的聲音並沒有什麽氣勢。

「這算什麽啊?」

用聽上去似乎有些驚訝的口氣這樣問著,不知道在焦慮什麽。

明明連別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都不知道,爲什麽,擅自這樣想。我終於無法停止地爆發出來。

「誰都可以得明明是卡卡西老師吧!明明沒有打算認真!!」

一邊「哈」地嘆一口氣,卡卡西老師一臉麻煩地撓了撓後腦。

「所以說,是你先引誘我的吧?」

「那是打算、當做最後一次啊……!!」

撓著頭的手停了下來,老師吸一口氣,睜大了眼睛。

我閉上眼睛不去看那表情,放棄了思考,就這樣繼續說下去。

「老師只覺得我是九尾對吧……!最開始覺得只要待在身邊就可以了。但是,不管怎樣老師都不叫我的名字。果然還是很痛苦……就算是眼神相對也會覺得痛苦,所以,當失去了探病的藉口時,打算把它當做最後一次、打算忘掉……!!」

方才硬吞下的嗚咽再次頂上來,話語卡在喉嚨里。

「唔、嗚……唔……」

喉嚨在顫抖,因為哽咽的緣故,泣不成聲。

看著抱住雙膝抵住頭無聲哭泣的我,老師低聲問道。

「……引誘我的時候,你、一直在叫著誰的名字。想要說出來卻又立刻咽下的名字。那個、是在叫誰的名字?」

無數次。

無數次想要衝出口的名字。

那個名字。

只會是一個人的。

「就算知道了、又……怎麼樣……」

一邊抽泣著一邊說著,在很近的地方響起了回答的聲音。

「我想知道。告訴我吧。」

毫無感情的冷淡的聲音。

我咬著嘴唇猛然抬頭。

「除了卡卡西老師以外還會有誰啊!?」

而後近距離地,暗色的眼睛映入瞳孔。

突然在近距離看到他讓我整個人僵住了。而卡卡西老師卻繼續靠過來。

下一瞬間,塞住了我的唇。



溫柔的,吻。



我只是呆然地接受這一切。

什麽?

爲什麽?

思考完全短路了。

老師的手攀上我的脖子,壓下來,固定住我的頭。

那雙手。

意外得炙熱。

終於回過神來的我,拼命抵住老師的胸口往外推。

伸入口腔的舌頭粗暴地肆虐著,勾住我的舌頭深深吸住,我的胳膊失去了力氣。

沿著牙周,再次捕捉到我的舌頭的,是老師同手一樣炙熱的舌尖。

一陣眩暈。

纏繞在一起。

將期待……



爲什麽。

明明以為已經忘記了。



明明如此地



如此地



      喜歡著









第4話。
感覺上應該是感情線繼續發展的,這個樣子。
總覺得,不是從鳴門的視點平常地寫,有種支離破碎的感覺……不過,大概沒關係吧。
對不起,鹿丸,完全變成第三者了……。(咦
但是很喜歡你喲,鹿丸。
(2008.1.12 up  by 響 倫)



>>>next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主站
勘弁してくれっ!
01月 << 02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03月
shikaobing Wrote All Articles. /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
/ WRITE / RES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 / JScript borrows Customize in Ninja Blog